CTRL+D快速收藏本网站,下次轻松访问!
广告
推荐:
我们的位置:主页 > 盘锦之窗 > 商业 > 正文

石油需求增速放缓、供应过剩笼罩,2020年国际油价怎么走

来源:未知 点击数:未知 作者:admin 时间2020-01-01 18:16

  在需求端,新一轮货币宽松周期、新增炼油能力、IMO新规等因素都将拉动需求增长。但由于2020年宏观经济面临诸多不确定性,石油需求增速低于预期的风险仍然存在。

  潜在供应过剩周期下,国际油价仍然存在下行压力。中国石油化工集团公司经济技术研究院近日举行的《2020中国能源化工产业发展报告》发布会上,该院副总工程师柯晓明称,基于对供需基本面的判断,预计2020年布伦特油价保持中低位震荡,均价为58-68美元/桶。以60美元/桶(布伦特)的国际油价为起点,全球石油市场即将开启新的再平衡之路。

  柯晓明称,2020年,预计全球石油供应端将增长150万桶-160万桶/日,最大增量来自美国。需求端预计增长110万桶-120万桶/日,这一水平较2019年所有回升,但仍低于2004年-2019年的平均水平(140万桶/日),2020年需求端的最大增量源头是中国。

  供应过剩成2019年油市主旋律,突发利好难以扭转下半年油价颓势

  上述《报告》分析称,2019年,国际油价仍受OPEC与俄罗斯、哈萨克斯坦等非OPEC产油国达成的减产协议支撑,延续了2016年以来的低位回升势头,但中美贸易磋商进程曲折反复、宏观经济增长动能减弱、美国页岩油产量稳步增长,使全球石油市场供需基本面从上半年的紧平衡,变为下半年的略显宽松,全年油价呈现了冲高回落走势。

  据《报告》统计,2019年全球新增炼油产能约190万桶/日,年度增幅创下2000年以来最高水平,但由于经济增长乏力,终端石油消费增速远低于预期。IEA(国际能源署)、EIA(美国能源信息署)和OPEC等主要机构在其每月发布的报告中,一再下调2019年的石油需求增速预测值,不断加剧市场对需求侧的担忧。预计2019年石油需求同比增幅仅90万桶/日,不仅远低于年初各专业机构给出的130万-160万桶/日预测区间,且创下2011年以来最低水平。

  与石油需求增速放缓、对需求低迷的悲观情绪充斥市场同时发生的是,以美国为代表的非OPEC产油国供应急剧增长,石油市场供应过剩成为常态。

  2019年初以来布伦特原油期货走势

  2015-2019年,全球石油需求累计增长720万桶/日,而在此期间,仅非OPEC产量就累计增长了670万桶/日,加上OPEC凝析油60万桶/日的增量以后,市场已出现了10万桶/日左右的过剩资源,只能依靠OPEC产油国的主动减产来调节供需平衡。《报告》认为,在2019年以前,石油需求保持高速增长时,减产协议和地缘政治动荡造成的产量衰减效果显著,尚可以促成库存水平的明显回落。但需求增速受宏观经济拖累而放缓后,供应侧的局部减产已经很难扭转供应过剩的局面。

  这也正是2019年全球油市“黑天鹅”事件频发,但地缘政治对油价的推波助澜作用反被削弱的重要原因。“2018年地缘政治事件引发的市场波动非常大,油价曾上升33%、也曾下跌41%。但2019年地缘政治对油价的冲击明显减弱,市场波动在10%以下。”柯晓明称。

  在美伊关系持续紧张的背景下,2019年中东地缘政治冲突频发,供应中断风险多次出现。5月12日,4艘商船在霍尔木兹海峡附近的阿联酋富查伊拉港海域遇袭;5月14日,沙特的两座石油泵站遭受无人机袭击,沿线输油管道一度中断运行;6月13日,阿曼湾两艘油轮遇袭起火,货物遭到毁损;6月20日,伊朗在南部霍尔木兹甘省上空击落一架美国海军大型无人侦察机;9月14日,胡塞武装使用无人机袭击了沙特东部城市达曼附近的布盖格(Abqaiq)原油加工中心以及胡莱斯(Khurais)油田,造成生产中断。

  《报告》认为,尽管突发事件迭出,但5月以后,基本面的悲观预期充斥市场,这些利好因素对石油市场基本面和国际油价的影响已普遍趋于短期化。由于供需格局改变,无论是贯穿全年的美国对伊朗/委内瑞拉制裁,还是6月份俄罗斯友谊管道污染后出现的原油供应中断、霍尔木兹海峡的多起油轮袭击和扣押事件,乃至9月中下旬引起市场剧震的沙特石油设施遇袭和10月11日的伊朗油轮爆炸,都只能阶段性地托底油价,无法从根本上扭转油价下半年的顽势。

  油价相对低位抑制美国页岩油产量增速

  2020年,供应过剩之虞仍将笼罩市场。根据《报告》基于供需基本面的判断,初步预计2020年将出现约70万桶/日的潜在供应过剩。

  2014年以来的最新一轮油价周期内,除了2017年短暂的供应短缺以外,“过剩”两次成为石油市场的主旋律:第一次是2014-2016年,全球油市年均过剩80万桶/日,布伦特油价从2014年的99.4美元/桶跌至2016年的45.1美元/桶,结束了本轮过剩周期的“上半场”;第二次是2018-2020年,短暂的再平衡过后,市场又重新迎来了供应过剩的局面,全球油市年均过剩60万桶/日,布伦特油价也在2019年下半年重新触及60美元/桶以下的低位。

  《报告》认为,第一个“三年”,需求的强劲增长和OPEC的减产协议推动油市恢复再平衡;而到了第二个“三年”的尾声,“由于需求增速放缓、美国页若油进入又一个高速增长期,覆盖范围扩大到俄罗斯、哈萨克斯坦等非OPEC产油国的‘加强版’减产协议也无法扭转油价的颓势。在这种情况下,实现石油市场再平衡的过程中,更加激烈的供应侧存量博弈已经不可避免。”

  2020年,非OPEC供应将延续2018年以来的中高速增长,同比增长200万桶/日,北美、巴西和北海地区将是供应增量的主要来源。

  其中,美国石油供应同比增长140万桶/日,增幅比2019年收窄40万桶/日,增量中原油占64%,NGL占36%。随着美国二叠盆地新建输油管道的陆续投运,曾于2019年1-3季度限制页岩油产量增长的管输瓶颈,在2020年将不复存在。但Corpus Christi港口的装船能力不足,将成为美国石油市场新的供应瓶颈,一定程度上限制产能的释放。此外,油价中低位运行的情况下,美国原油产量的增长空间也将受限。根据普氏估算,美国页岩油的全周期盈亏平衡点为布伦特60美元/桶,因此当前60美元/桶上下的布伦特油价,拖慢了页岩油生产扩张的速度。

  近年来,随着页岩油和NGL产量的稳步增长,美国逐渐占据了供应侧博弈的主动权,本土原油供应过剩,增量供应向区外溢出。据普氏预计,美国对欧洲、亚太地区的原油出口量将分别从2019年的95万桶/日和130万桶/日,攀升至2020年的180万桶/日和200万桶/日。与此同时,沙特、阿联酋等中东产油国因主动减产,市场份额率先承压,被迫采取守势,通过区域内外炼油能力的扩张和贸易策略的调整来适应新的竞争格局。

  美国原油和凝析油供应的增长,恰逢IMO新规生效和低硫船燃需求崛起,将使全球出现一轮原油供应轻质低硫化的浪潮。

  在需求端,新一轮货币宽松周期、新增炼油能力、IMO新规等因素都将拉动需求增长。但由于2020年宏观经济面临诸多不确定性,石油需求增速低于预期的风险仍然存在。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立场,也不代表[本网站]的价值判断。
广告
广告

最新图片

若早生一年 这寒假该是全 大学排行榜长久不衰 学者 青海将再添一所高校:西 澳大利亚山火持续肆虐 蓝
广告
广告